8号彩票科技
王总
张总
400-0100026
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登陆
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破解“垃圾围村”三问:亿吨农村垃圾何处去?
来源:  访问次数:1330  发布时间:2015-11-18  字体大小:[ ]
“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农村垃圾治理是我国乡村建设的老大难,也是世界性难题,尤其近年来大量出现的废旧塑料包、农膜、秸秆等因处理不当污染环境,甚至威胁到“菜篮子”和“米袋子”的安全。

13日,住房城乡建设部等十部门首次联合发文向农村垃圾“宣战”。目前,农村垃圾中最大头的生活垃圾一年便有1.1亿吨,“垃圾围村”能否突围,新华社记者深入采访追踪。

谁来清理:“保洁员”上岗能否改变乡村陋习?

广西南宁市那陈镇那坛坡村农民李加礼如今有了新头衔——村里首位保洁员。村民把自家垃圾简单分类归集后,他负责二次分类,将有害有毒垃圾分开堆放,累积一定量后转运至乡、县垃圾回收站统一处理。

对江苏省东海县石湖乡村民徐力来说,村里请来城里专业的物业公司,垃圾有保洁员随时收集清理,前几年到处乱飞的塑料袋不见了,环境美了,生活质量高了。

原先城里常见的保洁员,如今逐渐出现在各地农村,这正是十部门开出的治理农村垃圾首剂药方——建立村庄保洁制度,尽快建立稳定的村庄保洁队伍,并通过村规民约、与村民签订门前三包责任书等方式,明确村民保洁义务。

“农村垃圾清理难,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不重视,农民不关心’。村民公共环境意识和责任意识淡漠,参与垃圾治理的积极性不高。”住建部环境卫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晶昊说。

“垃圾倒街口、污水随手泼、秸秆满地堆”——在一些农村,不文明的生活陋习仍随处可见,沟洼角落粪便淤积,垃圾围村堵河,成为乡村建设的一大痛处。

“农村垃圾治理是当前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重点,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补上的生态文明短板。”住建部村镇司副司长王旭东说,垃圾清理是一项村级公益性事业,必须发动村民广泛参与,既要做好村民“各扫门前雪”,也要建立制度把原先随处扔的垃圾管起来。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说,农村设保洁员,有钱的村庄可以聘请专业保洁公司“入村”,没钱的村庄可以付费给村民当保洁员,更穷的村子也可以设公益岗位村民轮流值日。最关键的还是要倡导改变乡村生活陋习,充分尊重村民主体地位,只有村民从中感受到实惠,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如何治理:上亿吨农村垃圾能否消化掉?

与城市垃圾处理相比,农村垃圾治理状况堪忧。

据住建部统计,截至2013年末,全国58.8万个行政村中,对生活垃圾进行无害化和非无害化处理的仅占37%,全国村庄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只有11%。同期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率为95%,其中无害化处理率达89%。

记者调研发现,由于相关设施严重不足,垃圾治理方法简单粗放,成为农村垃圾堆积的重要原因。一些低质塑料、废旧农膜等进行简易填埋后产生严重渗漏,简单焚烧的则导致二VA英等污染物大量排放。

要因地制宜建立“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的模式——十部门提出了就地减量、就近处理的模式。

王旭东说,各地可结合自身特点探索分类减量方法,如可回收垃圾由农户自行变卖,建筑垃圾单独清运,厨余垃圾可用于喂养牲畜等等。“关键要简便易行,村民能接受,不宜照搬照抄城市垃圾的分类方法,搞得太复杂。”

徐海云建议,中国农村千差万别,不能“一刀切”推行一个模式,特别是一些县域面积大、经济欠发达的县市,不能超越经济发展阶段,盲目推行全收全运集中处理。如四川、广西等地,适合推行源头分类减量、适度集中处理模式。通过分类,可实现垃圾减量70%左右,剩余的垃圾则就近处理。

而山东、江苏等经济发达、县域面积不大的平原地区,则适合城乡一体化模式,可将城市环卫服务,包括环卫设施、技术和管理模式延伸到镇和村,对农村生活垃圾实行统收统运,集中到县进行最终处理。

刘晶昊测算,目前我国全部人口按一天产生一百万吨垃圾计算,其中50吨出自城市,20吨出自县城,剩下30万吨出自农村。“在很多城市垃圾处理设施已超负荷运行的情况下,农村垃圾的涌入是对我国垃圾处理能力新的挑战,因此需要结合指导意见统筹施策,并坚决禁止城市向农村转移堆砌垃圾,造成新的污染。”

谁来买单:如何防止治理“一阵风”?

农村垃圾治理绕不开“钱”的话题。村里的保洁队伍、垃圾收集站,镇上的垃圾转运站,县里的垃圾转运车、处理场……哪一样在农村都是从零起步,费用巨大。

“经费严重匮乏是很多地方治理农村垃圾迟迟不见行动的重要原因,同样钱的问题也关系着这场行动能否长久下去,会不会成为‘一阵风’?”徐海云说。

十部门意见中,最受关注的就是明确了治理费用从哪里来。

王旭东介绍,主要渠道是各级政府投资,保障设施设备建设和运行费用,并担负兜底职责。中央财政会加大支持力度,省、市两级财政给予积极支持,治理费用将纳入财政预算。

另一个渠道是鼓励村集体出资和村民缴费,主要解决村庄保洁费用,包括垃圾分类减量、收集以及运输至本村集中堆放点的费用。

徐海云测算,平均一吨农村垃圾从清理收集到送至处理场处理,大约花费55元。从各地实践看,农民缴费主要用于支付保洁员费用,一般每人每月1-2元,但能覆盖运行成本的20%-40%。

还有一个渠道是鼓励引入社会资本。刘晶昊说,农村垃圾治理市场空间巨大,十部门支持地方积极探索引入市场机制,鼓励探索PPP(公私合营)模式,无疑将为社会资金参与农村生活垃圾收运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敞开大门。

“引导村民和村集体出资出力,不得强制或变相摊派,增加农民负担。”王旭东说,今后各级人民政府将对本地区农村垃圾治理负总责,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也纳入生态文明建设示范村镇考核内容,要破解“垃圾围村”顽疾关键要从政府各部门到全社会形成合力,切实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还农村一片青山绿水。(记者韩洁何雨欣 仲蓓)

版权所有:遵义市8号彩票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400-0100026  18685285757[后台登陆] 公司邮箱:zysgkkj@163.

  备案号:8号彩票  技术支持:诚联科技